百姓彩票网址

爷爷的牛棚

来源:      字体选择:        文章浏览数:577      时间:2009-03-17

  几次梦里,回到儿时乡下爷爷住的牛棚,惬意地坐在青草堆上,闻不够浓浓的青草香。
  我知道,我又在想爷爷了。
  对爷爷记忆最深的,是许多年前他给生产队饲养耕牛的那间牛棚。那时农村还没有包产到户,各村都是按农户多少划分成若干个生产队,干农活时,只要生产队的钟声一响,各家各户有劳动力的人就会聚集在挂着大钟的树下,人差不多齐了,生产队长就会招呼大家一起去田间劳动。当时还没有播种机、收割机和拖拉机等农用机械,唯一能帮助人干农活的就是队里饲养的几头耕牛。爷爷是我们生产队的饲养员,爷爷的“家”也是从那时起,安在了被我称之为牛棚的饲养棚里。牛棚是一座三间结构的土坯房,屋内一侧是饲养牛的牛圈,另一侧是爷爷休息睡觉的土炕,中间空余部分用来堆放饲料,不大一间屋子挤得满满的。
  喂牛的饲料除冬天外,春夏秋三个季节基本上都是青草和地里农作物的秸秆,我们称为草料。当然,这些草料不是从地里拉回来就能让牛吃的,还需用铡刀切得细细的,因为一个人做这样的活不顺手,每天放学后,我就会帮爷爷一起切草。农忙时节,爷爷会往草料里添加一些黄豆、玉米等比较精细的食物给牛吃,以便它们的体力能跟得上,要知道,那时的粮食是很匮乏的,对于耕牛来说,绝对是上等的食粮了。
  饲养员的工作很辛苦,为了养好这几头牛,爷爷白天除了在家里吃饭外,所有的时间几乎全花在了这些牛的身上。地里有青草的时候,他就背起竹筐到地里割青草,回来再用铡刀切得碎碎的、细细的。这些割回来的青草不但要足够耕牛当天的食量,还要储备足一个冬季的食粮。每当看着牛儿欢快地吃草时,爷爷的脸上就会露出笑容。常言说,马不吃夜草不肥,这些耕牛也是的,爷爷每晚都要起床两到三次,往牛厩里加草料。第二天早早起来,把牛牵到院里,开始打扫牛圈,把牛的粪便清理出去。印象中,牛棚后面的牛粪经常小山一样地堆着。
爷爷的生活很单调,却每天忙得很充实。我很少看见爷爷休息的时候,只有在炎热的夏天,他才会坐在牛棚前的大树下或躺在牛棚里窄窄的土炕上,摇起一把很旧的蒲扇,驱散夏季的闷热。
爷爷的牛棚是我小时候最爱去玩的地方,不管爷爷在不在,只管推门进去,然后坐在屋里的青草堆上,闻着牛棚里散发出的青草香,还有牛圈里那股特有的味道。有时还会在切碎的玉米秸里,捡那些甜甜的玉米秸秆,像牛儿一样,贪婪地咀嚼着香甜。
  当冬天来临,爷爷的牛棚里不再飘着青草味道时,我便会有更有趣的事情做。一场雪后,所有的一切都被白雪覆盖,贪食的麻雀没有了食物,到处觅食。这时,爷爷便把圆圆的竹筛子用一根小木棍轻轻支起在牛棚前的空地上,筛子下面撒一些谷子或高粱,小木棍上系一条长长的绳子,绳子的另一头一直延伸到牛棚里,我的一双小手则紧紧攥着绳子,躲在牛棚里等着偷食的麻雀。两三个小时下来,往往有所收获,但也有空手而归的时候,因为好多时候是因为我的心急,未等麻雀丧失警惕性便紧拉绳子,这时麻雀就会扑愣愣迅速飞离,留下我又一次焦灼的等待。那时年幼,虽不懂麻雀是益鸟,但也没有逮住了杀生,最多玩半天,然后放飞了事。
  多年后,我长大了,爷爷老了。毕业后我留在外地工作,回家的次数少了。每次回家,爷爷都会把自己舍不得吃的东西拿出来,看着我像小时候一样香甜地吃下去,那一刻,刻满岁月风霜的脸上写满了一个老人对孙女的疼爱之情。爷爷牙口不太好,因此,我每次回去看他都会买许多适合他吃的食品,这时,爷爷满足的笑容是对一个孙女最大的褒奖。后来,爷爷病了,我回家看他,虽然那时他很少吃东西,但当他得知是我买的点心时,仍然很艰难地吃了一小块儿。看着病床上爷爷瘦削的身体,我的眼泪流成河。
如今,过去了许多年,牛棚早已不在,爷爷也于十年前过世。每当想起爷爷,眼睛就会湿润。爷爷当年是一个很倔强的人,一心为公,性情耿直,从没有做过有损集体的事情,因此赢得了大家的     信任,这也是我最敬重爷爷的地方。
  昨天夜里,又梦回到多年前的乡下小院,那是爷爷晚年居住的地方,看见爷爷一身蓝衫,神态安祥地坐在院中的木椅上,而我未及迈进家门,眼泪已是扑簌簌地落下。
如果时光可以重来,想再一次回到爷爷的牛棚,春天,与爷爷一起在地里割青草,夏天,与爷爷一起为耕牛备饲料,秋天,与爷爷一起喂耕牛,而冬天,便与爷爷一起捕捉那些觅食的麻雀。